宝鸡天下汇电影院:军民昼夜连续清淤!

文章来源:千栀网    发布时间: 2019年12月15日 16:09  阅读:2136  【字号:  】

月光洒在冷冷的街,清风吹动树的枝叶,心里,只有孤独的背影。 曾经的我,如同清冷的月光,总是独自一人,不曾有人陪伴。因为我的性格孤僻,连讲话也只是偶尔,从来没有和别人在一起玩耍过。我的身边并没有什么朋友,嘲笑、讽刺我的倒是不少,所以,我的背影,总是那么孤单。 记得那年,我在一所私立小学上学,那里的条件不是很好,但是却充满笑声。那时的我已经上小学三年级了,对那里的环境,也渐渐的熟悉了。但是妈妈却提出让我转学。我并没有拒绝,因为我知道妈妈是为了我好。 而我转学的消息并没有告诉学校的老师,因为当时我是学校里的尖子生,老师也特别喜欢我,所以怕老师阻拦就没有通知她。 又过了一周,我就这样离开了这所学校,去了另外一个陌生的环境。 到了新学校,迎接我的是一张张陌生的脸和陌生的气息。老师给我发了课本,一天的课程就这样开始了...... 第一节下课,许多同学都对我议论纷纷,性格孤僻的我选择置之不理。而她们却走到旁边,把我的新课本扔到地上,用脚踩了几下,我的心里十分委屈,但我没有哭,我只是淡淡的看了他们一眼,捡起地上的课本,并不理会他们。 过了一会儿,她们都渐渐散开了。这件事后,我就从来没有正眼看过班里的同学,眼神总淡淡的,不曾有光芒。 渐渐地,我也习惯了孤独的生活,直到那天,我回到家,妈妈似乎得知了我在班里太内向,便对我说:女儿啊,在班里虽然有一些不太友好的同学,但是我们可以包容他们的过错,试着去和他们交朋友啊!朋友是很重要的,就像是每个人的精神支柱,我们要学会交朋友,这样生活会更快乐! 我听了妈妈的一席话,在班里话多了,看别人的眼光也多了一丝光芒,渐渐地,班里的同学也不像我刚入班时,那么不讲理了,我的性格渐渐开朗了,告别了孤独,也告别了那孤单的背影! 现在的我,就像太阳,充满了热情;我,已经不再孤单了。

宝鸡天下汇电影院

走着走着,我来到了一个大厦里,只见一位大老板正座在那里自言自语道,: 只要挣更多钱就能买更多土地,到那时我就是世界上最有钱的人了,就在这时一位警察一把将我抓走了,虽然我用力挣扎但还是无用之功,我被他拉到了一个机器旁说你想成为大人吗?为我们老板挣钱,听了这一句话我十分愤怒人们不但破坏环境还使人们变成了挣钱的机器 断绝了小孩的想象正当他要将我改造时,我突然眼睛一张。

这是一个最伟大的时代,技术在发展,社会在进步,经济也在繁荣,它们都以一个从未有过的速度进行着.然而,当我们面对这样一个问题,我真的幸福吗?,我认为很多人都会说不!

未来美好的是快乐的,那里充满了我们对新世纪的向往。 那是在一个漆黑的夜晚下着倾盆大雨,我正躲在被子里玩手机,突然一声巨响声从我耳边传来,我被震倒了!当我迷迷糊糊的醒来时我才发现周围的环境变了,变的毫无光彩,世 界不想以前那样湛蓝黑暗拢罩着让个世界,树木们都以无影无踪只留下了无数的高楼大厦。再也听不到了孩子们的欢笑声,我走上前去问了一位大叔,他没有看我好像我并不存在于这个世界上,只是冷冷的回答到220年1月5日。这时我才知道我穿越了,但是看到人们生活在这样黑暗的世界里我心里也很不是滋味。

在家,我被宠坏了,白天爱睡大懒觉,不喜欢做作业,爱看电视,爱玩电脑,还不喜欢帮助父母干活,没有一个人喜欢我,所以我只好每天呆在家里,很内向。因为没有一个同龄的人愿意和我做朋友,所以我很孤单。

有一天我从梦中醒来发现家里一个大人都没有,之后就洗洗漱漱,洗漱完之后,我就吃早餐,吃完早餐我就下楼散步,一出门,我一下可目瞪口呆了,楼下全是小孩子,没有一个大人,全是小孩子,街道上的汽车既然是变形金刚,哪一个人想坐汽车出去玩,就变成汽车带他们出去,而且不要钱,不想坐汽车还可以坐飞机,我突然想起,我还要上学,就飞快的把书包背着,下楼让一个名子叫大黄蜂的机器人送我上学,一路上,我看见街道上的警察,都是小孩子,有的和我一样大。商店里的老板既然也是小孩子们在卖东西,那么现在我就明白了,原来,这个世界已经没有大人只有小孩子了。

你为什么要这样呢?如果我是你,我一定不会这样匆忙,匆忙从每个人的指尖滑过,抓不住,摸不着;如果我是你,我一定不会这样无情,无情地将六年收回,留不住,挽不回;如果我是你,我一定不会这样迷茫,迷茫将心中雨露洒向我们,接的慢,逝的快贩贩贩你就这样无影地穿过烛光,穿过火焰,穿过空气,不停留。如果我是你,至少我会在烛光处停留刹那,世间一切静止,呆呆看那点点烛光,光芒越发的闪耀,不灭,不灰暗的光芒,充满无限希望,带来无限遐想。如果我是你,我就停留在此刻,怀中捧着希望,涂一笔故去的季节,飘落在马路上,忆起,那儿许是一张照片,一份希望,上面是清纯的孩子们,抱着无限想象。品味着一坛子陈窖的旧往,回甘的飘香。身体中的的记忆,古树旁记录着一轮轮,那年那月的匆匆。青葱的小轩窗下,走过无邪的童年,破旧的记事本上,依然密密麻麻地记着,小匣子里的秘密。




(责任编辑:任古香)